/images/i_r2_c2.jpg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怀念旧版 ENGLISH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老骥伏枥 扬鞭千里——高等教育的探行者朱继洲教授

来源: 日期:2014-11-25 14:46 点击: 分享到:
0

《核反应堆安全分析》、《核电厂安全》这两本书是目前被广大院校和企业使用的教材,这也是我国在核安全领域方面仅有的两本专著。它们都是由西安交通大学的朱继洲教授主编的,反映了朱老师一辈子从事核工程专业所取得的成就,此时和其他的相关专业书籍一起静静地摆放在书架里。

现在的朱继洲老师被更多地冠以”教学督导组专家”,“学校教师教学发展中心专家组专家”,从事的也更多的是高等教育领域的研究和教师教学能力的培养等工作。

跨界进入高等教育研究领域,则是90年代时,朱继洲被学校任命为高教所所长。那时高教所的成立是教育部为了研究我国高等教育体质的改革,以及与此相适应的专业设置等问题而设立的研究机构。朱继洲领导的西安交大高教所经过不断地摸索、努力,在一些理论和实际问题的研究上都有所突破,圆满完成了教育部交给的高等教育专业目录修订等工作。这时,一项更加艰巨的任务到来了。我国的高等教育事业自1977年高考制度恢复后,不断发展,到了90年代,已经发展到一定的规模,此时保证和提高教育质量的要求十分迫切,,教育部决定启动普通高等学校教学工作试点评估,1995年西安交通大学作为第一批重点大学的优秀评估试点院校接收评估。

学校从接到任务,到专家组进校评估只有3个月的准备时间,全校积极的准备迎接评估,大家细化评估体系,准备支撑材料。朱老师作为迎评估校内专家组成员,也和大家忙碌的准备起来。

要迎接评估,学校要提交一个质评报告,学校把这个任务交到了高教所,初步提纲形成后,文字的完成主要由朱继洲一个人完成。

整个质评报告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回顾了西安交大从改革开放之后到1995年本科教育的工作,如何将交大的特色写入报告,朱继洲用尽了自己的心思。他在报告中专门写到了西安交大23门公共基础课中获得国家级、省级教学成果奖的有21门,剩下的2门也拿到了学校的奖,这个得到教育部专家组的肯定,成为当时一个很有影响力、说服力的事例。

精心的准备,得到了后来专家组实地考察的肯定,交大也成为首批试点评估两所院校唯一通过评估的学校。

那次试点评估为教育部教学评估积累了实践经验,也为之后全国大规模的高校评估探索出合适的评估方案和评估制度。

2002年随着全国高校的快速发展,由于大规模扩招、高校重科研轻教学等情况引起的本科教育质量下滑日益凸显,为此教育部希望各学校成立教育督导专家组,关注和督促本科教学质量的问题。而组建西安交大督导组的重任又落到刚退休,还没来得及享受一天安逸退休生活的朱继洲身上。面对这一新生事物,怎么做?做什么?如何督导?如何促进教学质量的提升?一个个难题摆在了朱继洲面前。

如何根据我们学校的情况,因地制宜来开展我们的教学督导工作?要做好定位和工作范围和职责明晰。朱继洲将督导组的定位为帮助学校教学部门进行督教、督学、督管的服务性机构,工作内容主要检查学校教学规定要求、人才培养计划是否落实,还有一个重点则是要检查教师的教学方法、教学内容是否符合教学要求。

不断的摸索和实践,督导队伍的形成、听课、填写听课单、意见反馈、督促整改、专题性的调查,一套具有西安交大特色的教学督导组工作模式建立,在本科教学质量的稳定和提升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朱继洲和督导组的专家们忙碌穿梭于校园间,他们的身影出现在不同的教室,一堂堂课上,仔细的听讲,详细的记录,将教学中存在的问题一一找出来。他们的尽职尽责、勤恳工作让教学督导这一模式在保障教学质量、规范教学秩序方面起到了积极作用。

督导组还根据交大督导工作开展的实际情况,制定了专门的工作单,要求督导组专家在每门课后及时反映课堂教学的信息,并把当月信息汇总形成简报,集中反映突出的教学问题,帮助解决。

有一期关于医学部的临床教学的简报,印了大概是300多份的,医学部的每个老师都发一份,类似的专题性的报告对整个教学工作起到了很好的的促进作用。

两届督导组组长期间,朱继洲付出了比常人更多的精力,这期间督导工作获得国家级教学成果二等奖也许是对他最好的肯定。

“十二五”期间,教育部在本科教学工作中明确提出要将帮助青年教师提高教学能力、改进教学方法、培训工作常态化,提议在高校普遍设立教师教学发展中心。2011年,西安交大教发中心成立,朱继洲又被聘请为教发中心专家组的成员,来推动、开展中心的工作。

同样新的概念,”教发中心“与”督导组“有什么不同?这一新的理念背后又有什么内涵?朱继洲又开始了学习,查资料,翻书本。”教学不好的教师,哪怕科研再好,在哈佛也是升不了教授的。而一个好的教师的教学又不是天生的。“美国哈佛大学的一段话对他启发很大。

他也认识到以前的督导组工作的重点主要是督,在导这上面做的工作不多,教师也是被动的,被检查的,发现问题。发现问题以后怎么样呢?没有进一步的帮助。只是发现了问题,但不能完全解决问题。

在教发中心,他和其他老教师们似乎更加的忙碌,作为一个服务性的机构,如何通过自己的努力,得到年轻教师的认可,让他们发自内心的自觉自愿的来参加教发中心的活动,老教师们也在慢慢体会和理解,付出的也更多。朱继洲这些老专家们意识到教师发展应该更注重教师自身的的需要,能够激发和帮助他们。只有做好了自己的工作,才能够吸引年轻教师们来参加活动。

朱继洲和教发中心的老专家们常常听年轻教师的试讲,饭点时大家一起吃个盒饭。而有时午餐会形式的活动,作为主讲的他们只能在活动结束时才能用餐,这些已经八十岁的这些老者们却毫无怨言,纷纷以更大的热情投入在教发中心的活动中。也强烈地激励和鼓舞了让年轻教师们。

平时的朱继洲不苟言笑,但在指导青年教师时却更多地是耐心、鼓励和爱护,脸上也洋溢着笑容。

除了教学方法和教学经验的传授外,朱继洲这些老专家们也会根针对教学中普遍存在的问题形成专题报告,帮助年轻的教师。

朱继洲从2002年担任督导组工作以来,累计听了大概有五百多堂课,发现在这些课上有些教师在教学中的ppt使用中存在一些普遍性的问题,他归纳形成了《怎么改进与使用好你的ppt课件》的专题报告,受到老师们的欢迎,青年教师们深受启发。

2012年西安交大教师教学发展中心被评为国家级的示范中心,除了承担校内的活动之外,更要起到辐射示范的作用。这些八十岁的老人们走出了交大,他们的脚步来到商洛学院,来到云南保山,他们的讲座和指导、培训工作也受到了更多年轻教师的欢迎。

1956年从交大机械系毕业,1958年服从国家需要调入工程物理系核反应堆工程专业,90年代服从学校安排来到高教所,2002年退休后负责督导组的工作,2011年进入教师教学发展中心专家组。一个个不同的岗位、新的领域,朱继洲毫无怨言,他心里想的只是怎么做好。朱继洲说要不是新中国成立,自己家在上海生活程度还是很困难的,能不能念大学还成问题。他很幸运的是在1952年就考取了交通大学。上学四年中间,基本上享受国家的助学金,所以对他来讲,感到没有共产党的领导、没有新中国,自己很难成长起来。所以学校有什么需要,那就是国家的需要,一些工作都应该认认真真的去把它做好。他也始终抱着这样的态度来对待自己所承担的工作。

高等教育是朱继洲从事了一辈子的事业,他对此有着深厚的感情,每个不同阶段,面临不同的问题,学校和国家的需要就是他不断前行探行的动力,下一步的工作是什么?自己将思考什么?他新的课题已经在他心中。

如此奋进、如此不懈,我们眼里的八十岁的朱继洲依然是奋进在高等教育道路上的年轻的探行者。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咸宁西路28号 邮编:710049
版权所有:西安交通大学招生办公室     技术支持与维护:数据与信息中心